<kbd id='5Kp8WKAIh'></kbd><address id='5Kp8WKAIh'><style id='5Kp8WKAIh'></style></address><button id='5Kp8WKAIh'></button>

              <kbd id='5Kp8WKAIh'></kbd><address id='5Kp8WKAIh'><style id='5Kp8WKAIh'></style></address><button id='5Kp8WKAIh'></button>

                  首页

                  【恭贺新春】学子眼中的春节是什么样?

                  发表时间:2018-02-15 07:25 来源:大学生记者网

                  春节,我走进了一座恬淡干净的老城。在蓝天、白云下,于红墙、灰瓦间,老街坊们不紧不慢地行走在胡同里夕阳下长长的光影间,带着京范儿,过着简单而讲究的日子。即使是腊月二十九,古巷里依然氤氲着一份悠闲恬静的气息,商铺里的老唱片静静地旋转着,柜台后和蔼的店铺老板热情地招待着客人,不争不抢地守护着柜台中那琳琅满目又精致讲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从百家姓的源流,到世代传承的“料器邢”、“泥人张”、“郭氏毛猴”和手工软陶兔儿爷。这一件件充满文化底蕴的小玩意儿,避开了古巷外家家户户的忙碌和喧嚣,却避不开那钻进深巷中的,千百年来都不变的“年”的味道。

                  “中,中,中……哎”,一阵又一阵海浪般的呼喊不由得引人侧目,目不暇接的游艺区位旁挤满了孩子。为了高高挂起的心仪玩具,孩子们使出浑身解数掷着手中的飞镖、铁环、硬币,有的抱着半人高的毛绒小熊满载而归,有的急得抓耳挠腮也只能换来巴掌大的小玩偶,但不变的是游戏过程中紧张的期待和欢乐。

                  看着看着,我渐入梦乡,恍然中往事竟在我脑海中浮现,我看到了当年因为玩不到电脑而嚎啕大哭的邻家小孩,我看到了当年和我一起在院子里遛狗、一起用弹弓打鸟的哥哥,我还看到当年见面后可以一把抱起我的奶奶……

                  晚上,我平躺在这张床上,仰望着屋顶,原来那四根圆木房梁和我一个方向,但是现在它们是横着支撑屋顶;原来福字的位置和床头面对面,现在我抬眼就能望到“一生平安”的福字。这么多年,这个屋子几乎什么都没变,只是我睡觉的方向改变了。

                  京城,那样悠然,又那样喧嚣,那样新潮,又那样古老,永远默默地坚守着一切又包容着一切。春节,每个中国人心中永远的期待,带着热闹和喜庆,一次又一次地在这座古老安然的城市中行走,将喜悦爬满每个人的心头。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马思然

                  id="mp-editor">

                  在新春佳节来临之际,北京考试报社全体员工给您拜年啦!感谢您多年来的关注与支持,祝福您和您的家人生活美满,身体健康!

                  七尺不只是一个普通的长度单位,它是一把记忆的尺子,它丈量了我们的成长,见证了一直以来的亲情。

                  微信编辑:徐晗

                  节日的味道是一个人从小到大闻惯了的,更是无数代人世世相承的记忆。有的时代的人们创立了节日,如介子推后便有了寒食;有的时代的人们亦在改变着节日,如重阳节传承至近代便有了“敬老”的意蕴。人们将不同民俗、不同时期的美好愿望凝合在一起,酿成一坛千年的美酒。经千年间代代人的调和,散发出醇香,一种只有经深厚积淀才能孕育出的味道。

                  “叮啷啷—”,数九天的寒风带来了一串儿清脆美妙的歌声,小孩子骑在大人的肩膀上,高高地举着玲玲作响的七彩纸面风车。而我,仿佛乘着那歌声,走进了身旁这座张灯结彩的京城。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 赵启正

                  春节,我走进北京,走进了这座热闹又恬静的城市……

                  节日的味道

                  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或许比汴梁的繁华更胜一筹。节日中对衣食温饱的期望早已被满足,节日的味道在物质层面已显劣势。那节日味道的淡化是否无足轻重呢?节日的存在意义决不仅停留在外物的喜庆上,其味道的根源真正源于它的文化积淀。泡好腊八醋的一刻,我们仿佛感受到先人向我们传授的品鉴食物的态度,我们仿佛知道千年前便已有人关爱挂念着自己。点燃爆竹的一刻,我们仿佛感受到先人仰望天空时的喜悦和期待。虽然我们知道“年”的怪兽本不存在,但我们仍相信先人对来年美满的心态绝不会错。代代人的守侯和智慧通过节日传递给下一时代,丢失了这种味道才是文化真正的悲哀。

                  春节的的味道是腊八醋裹住饺子的喷香,是爆竹声中弥散的火烟气息;端午节的味道是草绳剪断瞬间棕叶舒展时的清香;中秋节的味道是月饼安静躺在团圆餐桌时散发出的甜香。每个古老的节日都有自己的味道。

                  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便会有对幸福的追求。对幸福追求的外在表现便成为节日。所以节日不会消逝,不会老去,节日的味道亦会永存,只是随时代变迁而变浅变浓而已。

                  “哟,明儿就三十了,今年打算怎么过啊?”“嗬嗬还不就那样,瞧,联儿不都贴好了吗……”“嗯,过年咯……”

                  “爆竹声中一岁除”,转眼间已经到了大年初一,我回到河北老家,和这里的亲人们一起欢度春节。

                  那么味道的浓淡可分高下吗?单纯看来,我们当然欢迎味道浓厚的节日,因为随之而来的总是喜悦和祥和。但从时代背景来看,任何节日都不可能亘古恒远地流传而不衰微。节日味道总会与世事变迁息息相关,节日味道的浓淡自然也应以世事发展为基础而衡量其意义。若在乱世如麻的时代,生活的基本保障缺残,节日的味道更浓,但不免夹带着无限辛酸。《四世同堂》中北平的春节不就是这样吗?满街精巧的兔爷和家家户户认真备着的年夜饭也压抑不了国破的哀痛。若在治世繁华时,每天的生活便如过节般丰足,节日的味道便弥散到了一年的每一天。相较之下,真正节日到来之时人们便也不觉欣喜了,北宋的汴梁城便是最好的例证。

                  吃完晚饭,我来到了西屋,那张七尺的大床摆在房间的一侧,已占了房间一半的空间,床头是墨绿色的,是奶奶家的老物件。床头那侧墙上挂着日历,对面墙上贴着一张红字幅“一生平安”。在我记忆里,这老屋子好像一直是这样简单的布置,让我一看到它,就无法忘记儿时的美好时光。小时候过春节回到这里团聚,家里人多,奶奶就带我和哥哥一起睡在这张大床上,不过那时是头朝外,脚对着墙,我和哥哥打打闹闹,奶奶就坐起来看着我们睡。现在我们长大了,家里也盖了新房子,我可以一个人享用这大床了。

                  剪纸作品:狗年大吉 刘松柏 作

                  “叮啷啷—”,手中的纸风车随风旋转起来,精致的纸面在空中如彩虹般绚丽。不知为何,逛过多次庙会竟还会像初见那样对这看似专属于儿童的玩具情有独钟,依然掩饰不住的是嘴角不知不觉勾起的弧度和心中如儿时一般甜丝丝的喜悦。

                  春节是中华民族一年一度的重大节日,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从开始记事起,春节的印象就烙印在了每个人心中:儿时的春节是绽放在寒冷夜空的焰火;青年的春节是游子思乡的车票;父母的春节是热气腾腾的一桌团圆饭;祖辈的春节是几代同堂的温暖。十几岁的青春年华里,年轻学子眼中的春节又是什么样?让我们来听听这几位同学,是如何书写他们自己的春节印象。

                  春节,我走进了一座繁华又古朴的都城。夜晚,人们穿梭在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与古典的老牌坊、老教堂、老剧院间。抬眼望向空中,巨大的黑色幕布上绽放着朵朵变幻莫测的烟花,而耳边仿佛还是方才剧院中演员们绘声绘色的腔调。当一切光怪陆离的喧嚣渐渐远去,心中只剩下一片宁静和淡然。在那繁华尽头,总有一份静谧等待着我们静静地品味…

                  春节,我走进了一座热情洋溢的都城。新年的钟声过后,各大公园的庙会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寒风里,红扑扑的脸蛋儿上挂满了孩子般充满朝气的笑容,手中端起一碗热乎乎的老北京卤煮。热气腾腾的浓汤儿一下肚,所有寒气都瞬间被驱散,咂咂嘴,余香未了。一个个商贩的小摊位前都是人声鼎沸,吹糖人的,卖羊肉串的,拉洋片的,唱曲儿的……里三圈,外三圈,挤满了人。摩肩接踵的拥挤中,仿佛又有一种魔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过客。小孩子个子矮看不见的,又急着瞧,便骑在大人肩上,伸长了脖子够着看。舞狮的,唱戏的,还有祭神的队伍,穿梭在人海中,和成了一曲热闹非凡的交响乐……

                  一进门,奶奶就拉着我的手不放,她不停地说:“真是一年比一年高了。”也是,我现在身高接近一米八五了,我就像姚明,想找到一张长度合适的床也要费不少功夫呢!“晚上去西屋睡吧,那张七尺大床还在,留着呢。”奶奶说道。

                  “卖糖葫芦儿嘞,冰——糖——葫芦的嘞…”耳畔传来小商贩的吆喝声,“小姑娘,来,尝一个吧!”亲切的呼唤令人不由得转身驻足,纵是从小熟悉不过的样子,乍一看,仍是那么惊艳。一尺多长的竹签子上从大到小串着十来个鲜艳的红果儿,外头裹着薄薄的一层金黄如琥珀、透明似玻璃的冰糖衣,再点缀上白白的芝麻粒儿,看上去珠光宝气。咬上一口——酸甜酥脆,甜而不腻,酸而不涩,那酸甜的感觉,顺着嗓子眼儿融进心里,化作如儿时一般纯粹的幸福,久久萦绕。而耳边的吆喝声悠悠地荡漾在老城纵横交错的胡同深处,与京城所特有的悠闲、安然的市井气息融为一体,带着亲切而熟悉的“年”的温暖飘进心底。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不绝于耳的鞭炮声让我清醒,我们都已长大,我的哥哥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奶奶头上多了几丝银发,我也是一名初二的学生。

                  春节,我走进一座城

                  七尺之床

                  我们不能以互联网的发展为节日味道的淡化开脱。手机、微信只是外物的影响,精神内核的忽视只可能源于内心。是西方文化的冲击造成的吗?文化之间的交流不能导致一方文化特定形式的消亡。是应归咎于商业的发展扩张吗?商业反而能为节日的物质层面加以有力保障。所以不妨问问自己,是否是追随潮流、盲目消费的观念消磨掉了中华子女的烙印。不妨耐心品味一下,先人赋予自己深沉的节日味道。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陈宇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