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5Kp8WKAIh'></kbd><address id='5Kp8WKAIh'><style id='5Kp8WKAIh'></style></address><button id='5Kp8WKAIh'></button>

              <kbd id='5Kp8WKAIh'></kbd><address id='5Kp8WKAIh'><style id='5Kp8WKAIh'></style></address><button id='5Kp8WKAIh'></button>

                  首页

                  你能翻过这座山吗?

                  发表时间:2018-02-14 20:26 来源:大学生记者网

                  ③小学直到五年级才初步涉及可能性问题,侧重于实验活动,从活动中感受事件的可能性。

                  在这一次教训之后,三角形证明单元的学习过程中,我实行了基础过关和挑战过关的措施,基础过关会在每天下课之前的五分钟完成一个当堂小测,利用课下时间进行订正,但时不时会出现两个班的出错人数较多,完全不够时间去一一订正,所以会有人成为漏网之鱼,挑战过关则是指定了班里的一些学有余力的同学,每天完成一道挑战题,但是由于基础过关的原因,挑战过关也没有关注到位,结果可想而知了

                  ④初中则面临确定“可能性大小”的问题。你要确定谁的可能性?掷图钉实验、掷硬币实验、摸球实验、转盘实验等等实验。实验有几种可能的结果?(基本事件)这些事件是随机事件,每种结果的可能性一样吗?这些事件可能性的大小用一个数值来表示,这个数值称为“概率”。可能性是否相等取决于事件本身的性质、结构(材质等等),与具体的实验次数无关。

                  另外我们还举办了数学游戏大会,以小组为单位,设计出概率游戏以及相应的奖项,切身感受概率思想。

                  每一个问题的解决都是一次翻越山岭的经历!故事还将继续,翻山越岭也将继续!

                  这一学期刚开始一段时间,感觉和初一下学期没什么不同,一切照旧,用了两周的时间就结束了第一章勾股定理的学习,但是随后的单元测试并不理想,当时王校指出问题:当观念刚刚建构时,需要适当的变式练习,才能使新建构的观念变得灵活起来!

                  果不其然,感觉期中考试就像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然后又完美的跳了进去。在这次测试中,很多中等的学生都掉了下来,本来我觉得可以考的不错的同学的成绩也都不尽人意,心里的滋味很不好讲!在期中总结中,我深刻的意识到一个问题,也就是教研时王校说过的话“讲的太多”“学生齐答太多”!前面所说的基础过关问题太多关注不过来,其实背后原因也在这,虽然上学期王校说过我很多次,但是上学期的测试结果还过得去,我觉得我这样讲也可以,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听一遍就过去了!直到这次,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结束后大家都议论纷纷,“我们组赚了100元”,“我们组亏了20元”……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其实在设计之初,是希望大家通过一次活动,深刻感受等可能事件的概率,但是,由于这一章的内容相对简单,而学生设计的游戏中,有一部分比较复杂,超出了现阶段可以准确计算的概率的范围。因此对于每个人会计算自己组的各个奖项获得的概率没有落实的很好。

                  另外,年级组还安排了牛老师来帮我辅导学生,在牛老师的帮助下,原本是需要我去提醒改作业的源同学,竟然发展成了小讲师,经常会给同学讲解题目。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我们在二元一次方程组单元取得不错的结果,并且每个人都认真的绘制了本单元的思维脑图,整理成班里的第一个脑图集!

                  ②2-6岁表象性智慧阶段,我们的生活世界其实是或然性的世界,但是儿童首先要把握的某种确定性,我们可以称其为“前确定性”“前因果性”阶段(感觉上是确定性的,因果性的,但此时的确定性、因果性是建立在儿童自我中心基础上的),此时还不能跟孩子讲“偶然性”。也就是说,儿童“渴望把握”,却“还没有能力把握”,因此是“前确定性”“前因果性”。

                  END

                  过去的时光总是飞快的,初二上学期过去了,但是学习还会在寒假里继续,放假前教研《分式与分式方程》,发现部分学生对于分数的基本性质理解存在问题,将直接影响到下学期分式的学习,因此,在假期开展了有针对性的提前网上讨论

                  编者按:

                  刘学礼,于2016年4月加入“南明数学”团队。现任教于运城国际学校“幽兰”教室和“明月”教室数学教师。

                  基于上述的认识,在后续的学习中,每次上课都是让学生单独回答问题,以中等学生为主,有的学生一节课被叫起来回答问题不下十次,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明显感受到课堂的整体专注程度提高很多,落实情况也越来越好。当时明月班的情况需要我格外关注,在期中考试之后,明月班的老师们开了个会,成立明月教师家园,大家每次上完课都坚持发朋友圈,写一写在明月班上课的感受,观察到学生做得好的地方,或者有需要改进的地方都记录下来,反馈时,以正面反馈为主,真正体会到“正面反馈、激励”的好处,大家无论是上数学课,还是做挑战单、练习册时都是热情满满

                  怀着这份因进步而自豪的心,继续前行着,走进概率统计单元,在这一单元中,上过一次教研课,王校帮我们分析了概率的建构历程:

                  ①0-2岁处于“幻灯片”式的世界,碎片化的,对确定性、或然性是无感的。

                  接着进入到第二章实数的学习,在这里遭遇了比较大的困难,学生整体对于无理数的理解并不到位,就连基础的平方根和算术平方根的区分都一直出问题。后来我做了一些反思

                  id="mp-editor">

                  像数学家一样思考数学精彩观念的诞生

                  初二上学期已经走完,在一个阳光不错,但北风不停呼啸的下午,回想这一学期的历程

                  相关阅读